凯发app


潘誠教授新著出版 | 《行必有方:企業轉型與文化回歸》


香港亞洲商學院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潘誠教授新著《行必有方:企業轉型與文化回歸》,於近日付梓面世。

IMG_6987.jpg

潘誠教授自序:

於眾,已經是讀圖和短視頻的時代;於己,書已經出過幾本,再出一本,有無必要?

老子說:勇於敢則殺,勇於不敢則活。

知不足,而能自反。人自美,便不能自察。一個誠意對待自己的人,面對世俗功名和誇獎,會羞愧。相比於誌得意滿、舍我其誰式的亢奮,我更傾向臨事有懼、謹言慎行、寧缺不濫的平和。

一直不喜歡紮堆擁擠,與各種圈子保持著距離。很抗拒自我推銷,成果大都來自外界推動。更不敢自大自矜,得一察以自好。每每將自己的思考,付諸講臺或文字,總是如履薄冰。

此書文字,皆是日常所思,日積月累,聚沙成塔。在出版社一再敦促之下,成書面世。不期許銷量大賣,同道者響應,不合者遠離,順其自然。更在意初衷誠正,不希望給浮躁的世風再添噪音。

IMG_6986(20220316-203335).JPG

魯冠球說:我從不敢做超出我能力範圍之外的事。

人不怕身處逆境,就怕心智張狂。努力一生,未必是創造多少輝煌,而是小心翼翼地減少愚蠢。庶幾無過,少犯大錯,就很不容易。知己小,方能成大。

農民種地,不會總想今年打多少糧,賺多少錢,而更會操心今天水澆了沒有,草拔了沒有。同樣做事,凡聖之別,恰在動念處。算計得失,難免機心機事。勤於耕耘,也許水到渠成。

曾經網上有個討論:馬斯克在中國會怎麼樣?有人說,他早去搞房地產了;有人說,他不是搞共享XX,就是做P2P了。我說,可能想多了。他若在中國上學,能撐到小學畢業,不被學而思、奧數玩趴下,就算他贏。

橘生淮南為橘,生淮北為枳。性相近,習相遠,環境的力量從來不可低估,否則孟母也就不用三遷。時過境遷,靠運氣掙來的錢,再靠實力虧掉。還真不是玩笑。

這些年,一直做著企業研究。四十余年改革開放,是中國企業的成長史,亦是中國企業家的心靈蛻變史。今年以來,諸多名企接連出事,身邊老板朋友舊習不改,弄得眾叛親離,家底敗光的事,也常常發生。

IMG_6984(20220316-203321).JPG

助推成功的狂想曲,常常也是引發衰敗的進行曲。因權力相助而起,終被權力剝奪而落。靠關系抓機會而興,終在風口過後一地雞毛。創業者的長處,在階段成功之後,常常反噬,成為持續成長的最巨大障礙。那些看起來強悍出眾的特長,多半會構成一種引誘和迷信,以此為仰仗,難免不陷入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怪圈。

凡物皆有成毀。文字語言,皆是雙刃劍。是啟蒙的路徑,也會是進步的障礙。學問,若以累積、搬運、販賣知識為標尺,而不能默化為良知堅守和性命莊嚴,就會異化為伎倆,以至成為作惡者的幫兇。

路可行之,不可迷之。著於相,便會誤入歧途。真正的學習,不是表象的熱鬧和歡樂,恰在破解成見、否定過往的痛楚和沈重。緊隨潮流,需要敏銳和機智。溯流而上,則考驗篤定和洞察。外逐不忘內省,平常不失精微,貧賤不移操守,這是企業家面臨的大考驗。

正因此,為師者,不自美,莫把弘揚當販賣;為學者,不自欺,莫把經驗當教條。皆以誠為藥,念念自省,庶幾算正常。

書名《行必有方》,取自《論語·裏仁》:“父母在,不遠遊,遊必有方。”

世間諸多喜劇,往往都起源於方向的正確,而不是速度的快慢。迷失方向,速度就是災難。然此處之“方”,未必是我們經驗上的“目標”,執幻為真,錯把欲望當誌向,可能更糟糕。

大方無隅,人生若非得定出一個目標,可能無他,只是以事證道,借事應心。於做事的過程中,須臾不離,讓自己的生命更加飽滿和莊嚴。唯此,方能奔波不傷篤定,閑適亦不懈怠。好日子能過,壞日子也能過。動而與陽同波,靜而與陰同德,順逆不撓心,起落都有定。

由衷感謝兩位恩師,大學時師從康建中教授,打下了受用一生的管理學專業功底。近十年來,跟隨連山先生宗經涉事,旋面內觀,打碎重建,滋養之深,無以言表。本書插圖,均為連山先生大作,為本書增色補氣。

特別鳴謝博覽群書出版社施福琴老師、鄭孝敬老師,若沒有他們的細致盡責,很難順利付梓。也要感謝一下犬子敬一,給本書題寫了書名,他練書法多年,能派上點用場,父子同頻,也是人生樂事。

書中定有諸多錯漏,敬請大家批評指正。惟精惟一,誠惶誠恐,是以為序。

 

潘誠 2021年6月9日於雲山詩意大方堂


16097640515536359.jpg

2020年黃亮博士與潘誠教授於黃山脩立書院同修

新書購買鏈接如下:

640.jpg640_conew1.jpg


凯发app